赤城623重大交通案件金钱与正义的抗争,有正义敢的朋友请互(转载)

heike 363 2022-09-11

  赤城623重大交通案件金钱与正义的抗争,有正义敢的朋友请互...

   赤城县6.23重大交通案件金钱与正义的抗争

   有正义敢的朋友请互转

   2011年6月23日晚20:30左右,在赤城县新区文化广场十字路口,广场上非常热闹公安系统正在举行唱红歌活动,这时天上下着细雨,有一辆无牌照墨绿色丰田霸道越野车从北往南飞驰,在**队门口将一电动车撞飞,电动车上骑有一男一女两人,两人立即飞出有十多米,肇事车根本没刹车,一点没减速,从倒在地上二人身上碾过,向南急驰,又在下一个红绿灯(神话歌厅)下将一人撞倒,继续逃逸。当时天在下雨,人们为了躲雨纷纷从广场涌出,大路上人很多。出事后,地上两人还有气,人们呼喊着救人,可是就在交通队门前却没有一个交警,大约过了近20分钟,才来了两个我们尊敬的(警察叔叔)维持秩序。30分钟后,救护车到,这时,地上男子鼻口大量出血,女子已无动静,刚到医院就死了。

   原来死的两个孩子,一男一女,是一家人的 孩子,他们父母都是种地的老百姓,赤城县东卯镇人,家里就这两个孩子,女孩学习很好,大学毕业,去年考上公务员,分配到了县农牧局工作,今年三月份刚刚结婚。男孩在赤城职教中心上学,学习也很好,刚刚中考完,考的不错心情很好,姐姐带着他去文化广场看唱歌了,结果发生了惨剧。

  在县医院时,他的父亲,脖子上挂了一个破兜子,里面可能是准备给孩子治伤的钱,没想到,用不上了。母亲哭的根本就没有眼泪了,两个可怜的农民,一下子就剩下两个50多岁孤独的老人了,真是可怜!

   事后,肇事者被抓获。是赤城县龙关镇人,名叫任强,是赤城县有名的富二代,他爹是赤城著名的大富豪任贵忠。家有资产十多亿。

  任强是一名 “恶少”!

  1、 身边聚有一批“小弟”,经常为人平事。无人敢惹,是继二黑娃之后的领军人物。

  2、 经常聚众酗酒,看到不顺眼的就会大打出手。

  3、 十足的瘾君子,吸片,吸粉无所不通。

  4、 经常出入洗浴、歌厅、泡脚屋等场所,并长期包养小姐,身边的小姐不时地更换。

  5、 经常参加豪赌,挥金如土。

  6、 曾与人火并,动用了大砍刀、猎枪等,致人伤残,被抓后,花钱又摆平了。

  7、 经常在县城内街道上飙车,人们望风而逃。敢怒而不敢言。

  这名涉黑、涉黄、涉暴、涉赌、涉毒、涉枪的恶少多次都逢凶化吉,靠的就是钱!

  这次仍是号称钱能摆平一切!

  我们拭目以待,公安机关如何为党的90岁生日献礼,是金钱还是公正道义?

   死者是姐弟俩,东卯人,父母是地道的农民,家境不怎么富裕,省吃俭用供俩孩子念书,女儿刚去年毕业,分配到农牧局上班。女25岁,3月份刚结婚,还没过百天呢?男的17岁,是职中一位初三的学生,刚刚考完试。男当场死亡,女刚到251医院就离开人世了。听说把肇事者抓住了,是龙关人,据说家里很有钱,但是家里再有钱也不能草菅人命啊!家里剩下俩个50多岁的老俩口,让他们怎么活啊?希望有关部门能给死者家属一个满意的答复。

   有良知的网友们,应该把帖子发到天涯社区等大论坛,只有上面有人关注,县里各个部门才不会收几个贿赂,把事化小。

一、赤城村的“刘大爷”

  刘林丰是青城山镇赤城村党支部书记,也是都江堰市第十六届人大代表、青城山镇第十八届人大代表。在我看来,这位时常挂着亲切微笑的村支书,从任村支书以来兢兢业业十年如一日,在每个工作过的岗位都留下了良好的口碑。数十年来,他还养成了一个“怪“习惯:坚持走路,虽然平时日常的工作很忙,但他坚持到农户家中摆谈,始终关注如何让农民致富,把群众的想法记在本子上,时间一久,他的”怪“习惯就这样养成了。

   在村工作的日日夜夜,他平易待人,视班子成员为兄弟姐妹,大家平时都亲切的叫他 “刘大爷”、“刘哥”,甚至会亲切的叫他“牛角锋”,因为他做起工作的那股倔劲一点都不输给年轻人,他承诺大家要做到的事一定会做到,还会做的很好。他在2009年提出了在村上大力引导发展现代农业为农民增收的想法,最后通过他多方协调,“金色阳光”、“聚爱”、“龙投”等3家农型企业先后驻入赤城村,全村3000多人的承包地先后流转出去,村民的土地流转出去后,除每年每亩收700—800斤大米外,每年每亩还从公司分5%的红利,一些村民还在猕猴桃园打工挣钱,大家都觉得收入增加了,日子过的更好了。他总是这样全身心的投入到村组建设和服务的工作中,特别是在5.12汶川大地震后,他以身作则、忘我工作、投身重建的精神,让他深得群众的理解和爱戴。

   在村上,我们遇到焦点、难点问题都会找到刘林丰,如引进社会资金联建,农房重建、维修资金发放、“四大基础工程”等问题。有些人说基层干部最怕见到群众,怕麻烦,见到群众就躲,在我看来未必是这样,因为刘林丰总是喜欢听大家的意见,让群众把问题说出来,在遇到困难问题时,也从老百姓利益出发,不厌其烦的为村民一一解决。

二、当年,我去了赤城县(贴图)

  (这是当年写的一个东西了,因为看到朋友写的《阳原下乡》有感触,找出了这个文章,供大家一看)

    当我看着魏敏芝驮着行李走进了和我昨天看到的一模一样的“水泉小学”时,我没敢继续看下去……

    校长王义说,学校的老师已经有半年没有领到工资了……

    一个好心的朋友决定和我一起凑钱买一台影碟机给镇宁堡中学,让他们看《一个都不能少》……

  起因

    很遗憾,我一直都没有看过电影《一个都不能少》,就在昨天,因为我去了《一个都不能少》的外景地,看到了那睁大眼睛渴望学习的孩子,我决定,今天就是再忙,我也一定要看《一个都不能少》,但是令我失望的是,音象商店里都没有这部影碟,就在回家的路上,我看到了街头卖盗版的小贩,好心的小贩在同伴的帮助下,好不容易给我找到了这部影碟,在他从袜子里给我找钱的情形和我鬼祟的把影碟放在贴身的衣袋里时,我发现,我和小贩都理解的相互笑了笑。

    当我看着魏敏芝驮着行李走进了和我昨天看到的一模一样的“水泉小学”时,我没敢继续看下去,一个是害怕眼泪会不由自主的流下来,一个是,我已经陷进了就在昨天的回忆。5月27日,我想,我会记住这个时间的。

    我这个人,睡觉的时候总爱做噩梦,在当学生时,我总会由于考试不及格而紧张的满头大汗时突然惊醒;在火车上时,总会看着火车渐渐远去而马上跳下床,然后久久不能入睡,我突然间发现,《一个都不能少》里的片段就是我睡梦中的深深印象,因为,我当老师时,只比我的学生大5岁,我的学生18岁,而我只有23岁。或许雷同的情节使我不愿意再揭开过去的痕迹。

  去水泉的路

    《一个都不能少》使我踏上了去水泉的路。

    从北京的住所出发的时候,是早晨7点,汇合着上早班的人群,我就开始了今天的旅行,我的目标就是--象鬼子一样,悄悄摸进村!从北京的马甸上了高速路,在看过了八达岭、爬过了军都山,穿过了去往龙庆峡的路,就又开始了山道弯弯的路,跨越大海坨山,出了延庆县,就进入了河北省赤城县。

    赤城县,属张家口地区,位于河北省西北部,白河上游。辽置望云县,明置赤城堡,清改赤城县。地处燕山山脉,地势起伏较大,由西北向东南倾斜。属于国家级贫困县,在这个地方逐渐被人所知,也许就是因为张艺谋和《一个都不能少》。

    好心的当地人给我指点着每一次问路,在磕磕碰碰中,我来到了镇宁堡中学,《一个都不能少》的主人公魏敏芝就是镇宁堡中学初二的学生,而张慧科已经上了初一。

    没有任何人阻挡,外表看起来就象是一个圈起来的大自由市场,只有镇宁堡中学五个大字和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表明这是学校。

  见面

    我去的时候,正是学校在开运动会和庆六一文艺汇演,在张慧科的教室里,我看到了木条钉起来,看上去歪七斜八但表面还是正正经经的讲台桌,孩子们都是双桌肚,坐着大条椅。这是一座有400多名学生的普通中学,只有初中4个年级,九个班。在这里的九年制义务教育是小学五年,初中四年。失学的孩子已经有一半,主要是家里穷,上不起,还有就是学习成绩差,也就顺势不上了。上学是不需要交学费的,要交的是书本费和杂费。

    校长王义说,学校的老师已经有半年没有领到工资了,因为县财政一直不好,刚刚是把去年的工资补清。学校里最缺的是图书、辅导资料,体育器械还有电脑,在现在的400多学生里,交上费用的只有350人左右……

    魏敏芝是个爱笑的孩子,张导演选中她当主角的原因可能就是脸上的“二团红”,她的姐姐已经从张家口师专毕业,在这所学校任教,教的课有化学、自然和美术,她的双胞胎妹妹也在上初二,只不过不在一个班。

  魏敏芝与她的家

    好奇的我走进了魏敏芝的家,门口的菜地里种着玉米,可是现在只长出手掌大小,家里只养着一头猪,小小的黑猪,原来的一头羊卖了,因为上学要交学费。

    魏敏芝的母亲非常热情,揭开了水缸,舀水倒进锅里,往灶上放了一小铲锯末后,拉起了风箱,回到家中的魏敏芝拿起了水舀子,从水缸里挽出一舀子水,就咕咚咕咚下了肚。魏敏芝的妈妈和好了面,非要烙饼给我吃,我拒绝了,因为平时的大米白面对这家人来说,是轻易吃不上的。今年14岁的魏敏芝在11岁第一次吃上面包,她当时认为,世界上就只有面包最好吃!12岁的时候,她第一次吃上方便面,从没有吃过的魏敏芝认为也是很好吃,平时的饭都是大小米一起掺着吃的,只有在春节才能吃上猪肉馅的饺子,家里的电视机已经很老了,魏敏芝说,比她的年龄还大,现在已经成为了摆设,最别扭的就是每年春节晚会都要跑到别人家去看。家里最多的是书,姐姐的,她的,还有妹妹的,原本住在东栅子村的一家五口,就是为了两个双胞胎姐妹上学才搬到镇宁堡来的,原来的村子只有小学而没有中学,现在的中学就在家门口,不到10分钟就到了!

    不管是否拍过电影,导演叔叔早已成为了过去,魏敏芝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学习,她和张慧科随着张艺谋在北京、上海、广州、西安的电影发布会结束后,回到学校只有2个星期。魏敏芝的姐姐每天晚上都要给她补课,魏敏芝心疼的说,其实我姐姐最累,早晨5点和我们一起出操,晚上还要给我补课!

  水泉小学

    在简陋的村饭铺里,我们带着张慧科和魏敏芝吃饭,看着张慧科在大口的吃着猪耳朵,我们得知,他的伙食就是馒头和咸菜!

    吃完饭,我就开始向水泉村出发,早已看不到一点路,全是石头,在车里颠簸的我,差点把中午饭回馈,实在是忍了又忍。看到了国旗,就看到了学校,我在穿过一个村子以后,就来到了水泉村,原来的校舍还是没有一丝变化,我进去的时候还差点以为是牛棚,在这里照相,我都有些不敢相信,这就是学校,糊在窗户上的是《张家口日报》,里面是个套间,老师住在里面,外面就是教室,旁边的两个屋是男生和女生宿舍,在旁边是厨房和电影里高老师洗头的房子,还有就是一个男女分开的厕所了。

    在旧校舍旁边,就是新校舍,张艺谋导演和剧组花了8万元,为水泉小学翻建了校舍。正在上课的李老师迎了出来,40岁的他已经在这里教了21年书了,还是一个民办教师,每月200元钱工资,现在只发到去年12月份,尽管转正表已经交上去了,不知道今年是否能转正,他在电影里扮演矿上的工人,在办公室的墙上镜框里,贴着剧组的剧照,我看到了这位老师的身影了。

    教师里有四个年级16个学生,这是农村最常见的复试教学,前面的黑板上是A,O,E,后面的黑板上已经是“子曰”了。原来这里有19个学生,已经有三个升到了镇宁堡中学,一年级的孩子都没有书,他们的书全是上届学生用过的。

    让我稍微吃惊的是,教室边上竟然有一台脚踏琴,而且还能演奏出曲目,我也想起了魏敏芝在上午见面时很标准的说了一句英语:good morning 。

  离开

    我要走了,我要离开这贫苦的地方了,我不知道这些孩子什么时候能脱离这里的贫穷,过上好日子,我想魏敏芝、张慧科、水泉、镇宁堡一个都不能少!

    一个好心的朋友决定和我一起凑钱买一台影碟机给镇宁堡中学,让他们看

上一篇:浙江天台县赤城街道百姓遭黑庇护陷害多年为何无人管(转载)
下一篇:张家口赤城工地挖出袁大头 村民掀起挖宝风(转载)
相关文章